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“现在全世界的同性恋都在支持你们,全世界的同性恋都在买你的股票。”

作者 | 一诺

编辑 | 杨晶

凌晨5点,美股收盘。

耿乐从睡梦中醒来,迷迷瞪瞪摸出手机,看一眼股价,又沉沉睡去。这是蓝城兄弟上市后,他才有的习惯。

“涨了开心点儿,跌了也就那样。”上市敲钟和股价起伏,都在耿乐的意料之中。

从2000年,搭建男同社交网站“淡蓝色的回忆”,到2020年,蓝城兄弟成为“全球粉红经济第一股”,耿乐足足用了20年。为了创业,他脱去穿了16年的警服,面对世人异样的眼光,缔造了中国最大的男同社交应用BLUED。

一路跌跌撞撞,他会激动,会开心,会无奈,会痛苦,但是很少哭。

就算是在上市敲钟仪式现场,也很难看出耿乐的情绪有太大起伏。直到有人对他说:“现在全世界的同性恋都在支持你们,全世界的同性恋都在买你的股票。”

那一刻,耿乐哭了。

 

 

我们都一样

 

 

2020年的初秋,刺猬公社(ID:ciweigongshe)来到位于北京苹果社区的蓝城兄弟北京总部。据说刚搬来时,街区内的“邻居们”看到这里的员工还不免侧目。现在,大家通过与蓝城兄弟不断接触,苹果社区变成了北京对同志最友好的街区之一。

这里的快递员小哥,也并不认为蓝城兄弟的员工有什么特殊:“有时候我看两个男的他们也勾着手,反正就是他们想要这样,那就可以这样呗。”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蓝城兄弟公司内的“名画”

走进蓝城兄弟的办公区,随处可见 “彩虹元素”。墙上有一副“名画”,它来自一张团队初创时的合影,8位成员赤身围着彩虹旗,面对镜头或羞涩或呐喊。他们成了这里最初的“创始兄弟”,至今仍有6人在岗。

会议室如何取名,在互联网公司里颇为讲究。这里的三间会议室,分别以“上帝之国”、“达拉斯买家俱乐部”、“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”命名,如果你熟悉“同性题材电影”,想必会会心一笑。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这间会议室被命名为“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”

楼下的咖啡厅里,员工们热火朝天地讨论着工作,免费不限量的冰激凌机,时常有人光顾。“在这样开放、舒适的环境中,大家的办公效率也很高。”同行者告诉刺猬公社。

员工们爱美,也爱健康,蓝城兄弟的健身房里器械齐全,甚至还配有健身教练。由于大家健身热情高涨,健身房正在考虑扩建。“性别友善厕所”、母婴室等基础设置,已经成了这里的标配。伴随着女生的不断加入,蓝城兄弟还专门设立了一个女性卫生间,让有需要的员工自行选择。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不限性别使用的“性别友善厕所”

这里的许多配置,和其他互联网公司并无不同。产品、运营、技术、市场等部门,分散在公司的不同位置,年轻人们各自忙着手中的工作。为了让大家吃饭更方便,耿乐拍板,提供免费的午餐和晚餐。

每天的晚餐时光,不同部门的员工坐在一起吃饭、聊天,拉近了彼此的距离,也算是一次小小的团建。耿乐每晚会在办公区转上一圈,看看大家对晚餐还有什么建议,“都是北漂,想让大家在北京打拼时能够有家的归属感。”

这份对员工的友善,源于20年前。最早开始创业的时候,耿乐负责掏伙食费,大家轮流做饭、轮流洗碗。“天天我下班就请大家出去喝酒,他们虽然一个月只拿1500块钱工资,也很幸福很快乐,像兄弟一样。”

耿乐觉得,福利好不代表宽容,员工如果做不好,肯定不会视而不见。“当出现技术问题的时候,我经常问我们CTO:这个是概率事件,还是粗心造成的。如果是概率事件,这很正常。如果是粗心造成的,就一定要追责,一定要处罚。”

在耿乐眼中,蓝城兄弟的核心竞争力是优秀的团队,但他还是有很多不满意的地方,比如团队的狼性不足,压力还不够。为了“增压”,蓝城兄弟也在实行末位淘汰。“你要让这个公司总是有新鲜的血液进来,大家都在往前跑才行。”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公司内随处可见“彩虹元素”

随着公司的发展,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人才选择加入,有些还来自BAT等“大厂”。其中,不乏异性恋求职者的身影。

“对于许多性少数求职者而言,蓝城兄弟是一个精神乐园型的存在,他们愿意加入,为自己的群体做一些事情。那些前来求职的异性恋员工,也一定对这里的文化十分理解,否则他们根本就不会来。”

蓝城兄弟HR刘佳(化名)告诉刺猬公社,现在已经有相当多的性少数员工愿意公开自己的取向,公司内部(自愿公开取向的员工中)性少数员工和异性恋员工的比例相当接近。

在当今社会,仍然存在着对LGBT群体的偏见,加入这家主打同性社交的公司,十分需要勇气。

开会时,耿乐常常对异性恋员工说:“我觉得你们比这家公司的同性恋员工更伟大。因为你们愿意帮助同性恋这个群体来做事,还要因此面对别人的猜疑、家人的不理解,你们本可以不承担这样的风险和压力。”

据刘佳介绍,公司对于员工性取向没有任何要求,重要的是和公司业务的匹配度。“在面试的时候,我们就是介绍公司的服务人群,以及做的事情,不会刻意强调性取向的差异。”

作为一名刚成为母亲不久的异性恋员工,刘佳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:“我们没什么不一样。”

 

 

挣不挣钱,都要做公益

 

 

与其他公司“先赚钱,后公益”不同,在蓝城兄弟商业化之前,耿乐就已经在艾滋病防治上投入了大量心血。这一切,缘起于他对周围人的关照。

那是2010年的北京,公众对于艾滋病的防范意识还不强,耿乐连续接到几个同志朋友感染艾滋病的消息,对他来说就像晴空霹雳。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淡蓝公益旗下的快乐检测室

他马上找到北京市昌平区疾控中心,告诉对方自己负责同志网站运营,希望能协助中心开展艾滋病防治工作。双方很快达成合作,在昌平疾控中心设立了艾滋病唾液检测防控点,检测防控点慢慢扩大。目前,蓝城兄弟旗下“淡蓝公益”在北京的检测点已经有4家。

“我们在北京的检测中心,9年来总共发现和帮助了150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,引导他们去接受治疗,并对他们进行‘阳性’关怀。”淡蓝公益负责人陈子煌说道,“很多LGBT的群体会担心隐私被暴露,如果到疾控中心检测,可能会有异样的眼光。这里能够为他们提供一个放松的空间。”

凭借在艾滋病防治方面的成果,耿乐出席了许多国际会议,也被不少政要接见,但创业者的身份,让他经常需要面对“公益和商业化”的双重博弈。

耿乐并不认为公益和商业是对立的,在一次采访中他曾说道:“公益是我们的初心,我们一直在为同性恋争取权益,鼓励大家自信、阳光地生活,学会保护自己,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再去做商业的事情,用商业反哺公益,我认为这是很好的路子。”

也有一些质疑,语言更加直接。

2018年,耿乐在一次演讲时,一位嘉宾站起来,直截了当地挑战他:“耿乐,我不相信你是为同性恋服务,你希望同性恋越来越多,因为你想挣更多的钱,所以我不相信你是做公益的,你是个商人。”

面对过太多哗然和不理解,耿乐的回应有礼有节:“您太小看我了,当我不挣钱的时候,我也在做这件事。2000年我在当警察,业余时间做这件事,因为我有理想,有信仰,我想帮助自己,也想帮助更多的人。我们从来没觉得这是一个挣钱的生意,它是我的理想和事业。”

在耿乐看来,公益始终贯穿着蓝城兄弟的发展。因为蓝城兄弟的存在,社会能够提升对性少数人群的关注度,很多人也会慢慢改变他们既有的看法。

“也许你觉得因为我们挣钱了,所以做的事就不公益了,这是不对的。我们在帮助这个群体认知自己,帮助这个群体找到情感的归属,也帮助这个群体被社会所接纳。”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淡蓝公益已经参加了众多艾滋病防治活动

陈子煌作为淡蓝公益的“元老”,见证了耿乐的付出。在他2012年加入淡蓝网时,团队只有十几个人,所有人都在一个三居室里办公。这是陈子煌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,在他眼里,耿乐更像一位老师,手把手地教他写艾滋病防治项目的申请书,带他学习流程管理和项目管理。

“拨下来的项目经费,基本都要用在项目上,志愿者的劳务、小礼品和宣传品的费用等,都需要经费来支撑。”陈子煌说道。

在陈子煌的记忆中,团队在经营艰难之际还在做公益,纯粹出于理想化的心态。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那时带他奔波在公司和疾控中心间的耿乐,正经历抑郁症的痛苦,每天焦虑敏感,经常失眠。

“因为没有收入,web端也看不到希望,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。有两次半夜十二点站在窗前,总感觉有双无形的手在推你。”在得到投资前,耿乐一直用自己的积蓄和微薄的贴片广告收入,支撑着淡蓝网的运营,回忆起当年的困苦,他时常把“艰难”二字挂在嘴边。“要不是窗外的平台上有护栏,我可能早就跳下去了。”

但在团队成员面前,耿乐从不表露自己的痛苦。“直到看了媒体对他的采访,我才慢慢知道,他当时的压力有那么大。”陈子煌说道。

那是耿乐最困难的一年,也是蓝城兄弟迎来转机的一年。

2012年,耿乐作为艾滋病防治代表被接见,这份认可给予了团队极大的信心。与此同时,耿乐还看准了移动端的风口,推出社交应用Blued。

蓝城兄弟不仅没有掉队,反而抢占了先机。

 

 

男同界的资深产品经理

 

 

在男同社交领域,耿乐自诩为最资深的产品经理之一。

从web端到移动端,那些昔日的竞争者渐渐没了踪影,让他心生感慨:“我觉得我都已经成为活化石了。”他也会担心自己被淘汰,总是嘱咐产品团队,要看看年轻人需要什么样的服务,喜欢什么样的产品。

在每个办公区,蓝城兄弟都会摆放一台电视大屏,Blued后台的“意见反馈”被实时投屏在这里。“我们要时时刻刻都能看到我们的产品做得还不够好,看到哪里需要改进,用户对我们的反馈是什么。”耿乐说道。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办公区的角落处,放置了用户意见反馈大屏

不仅如此,耿乐还会要求将这些“意见反馈”每天都整理成文档,发到公司的飞书群里:“谁都不愿意被批评,但硬着头皮也要看,看到这些问题,就要不断打磨产品,让产品变得更好。”

2015年,耿乐和团队商量,想要尝试直播,那时国内还没有几个直播平台。在耿乐看来,直播不只是收入来源,更是图文之外的新兴交流方式,如果将直播作为平台内容生态的一部分,直播就会有很强的内容价值,生命周期也会变长。

直播带来的商业价值出乎耿乐的意料:“那个时候我们还没开始大规模商业化。直播一上线,Blued的日活用户就上涨了超过20%。”谈及直播带来的意外收获,耿乐的脸上依然洋溢着喜悦。

2016年,蓝城兄弟进行战略调整,希望从社交公司转型为LGBT群体全生命周期的服务公司。荷尔健康这样的健康类项目已经开始运营,未来,蓝城兄弟还可能会建立针对LGBT彩虹人群的更多样的服务,使公司的收入结构变得更加多元。

拓展海外市场,也是Blued目前的重点之一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,Blued在全球已拥有超过4900万注册用户,其中,海外月活用户数占比超过49%。Blued覆盖了210多个国家和地区,已经成为印度、韩国、泰国和越南等国家和地区最大的在线LGBTQ社区。

因为人群规模有限,LGBT彩虹经济的市场天花板不高,将赛道拓宽至其他性少数人群,一直在蓝城兄弟的计划之中。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公司里的“彩虹主题墙”,每个图案都有各自的寓意

2020年8月,蓝城兄弟宣布收购国内第二大女同交友平台LESDO,现在,LESDO团队已经搬入公司总部,和其他员工一起办公。

“我们收购LESDO只代表了一件事,就是希望服务更多的人群。”在耿乐看来,现在的时机刚好,“在创业早期阶段,男同市场的竞争还很激烈,可能没有太多精力。现在,不管是市场、运营还是产品,我们的整套打法已经成熟了。”

LESDO团队扎根女同社群,在这个赛道打拼多年,在困难的时候也没有放弃,让耿乐看到了蓝城兄弟创业早期的影子。经历了多轮交流和相互选择,蓝城兄弟完成了对LESDO的收购,也希望借此能够加速LESDO的发展。

LESDO的加盟,让主打男同社交的蓝城兄弟多了新的色彩。

 

 

后天的早晨

 

 

敲钟的那一瞬间,耿乐感觉人生都圆满了。太多的远方等待他抵达,但他从来没有忘记,年少时的自己曾因为性取向,在秦皇岛的海边彷徨。

耿乐念着家乡秦皇岛,那里有淡蓝色的大海,有父母,也有警校里的青春。直到今天,耿乐最快乐的依然是在警校里青春浪漫的时节,虽然那时的他知道,自己和其他人不太一样,也曾因为书本中对同性恋的污名化感到苦恼,甚至恐惧。

他回想起警校里每周只能洗一次澡,洗完澡后,大家来到教室旁门口的阳台上,拿着椅子往那儿一躺,广播里放着音乐,暖暖的太阳晒在身上。

“那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候,真的无忧无虑。”耿乐说道,“现在还要考虑公司要怎么发展,股价怎么样,你总是有各种不开心的事情,那时候每天都很开心。开心与你的财富,真的没有关系。”

走出蓝城兄弟所在的百子湾苹果社区,正对着京哈铁路的铁轨,偶尔能看到火车轰隆轰隆地飞驰而过。耿乐说过,公司每次选址,都要搬到离铁路很近的地方。秦皇岛正是京哈铁路上的一站,每一列火车,都能捎去他对家乡的思念。

 

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
淡蓝网的早期页面,右上角还写着“斑竹:耿乐”

2009年决定来北京发展时,条件困难,耿乐带着几个兄弟,装了两辆车,把破旧的桌椅板凳全都拉了过来。而今,耿乐已经成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老板,仍坐在一间大约15平米的办公室里。他拍了拍自己略显普通的转椅:“这个椅子是刚搬来北京时买的,一把椅子就坐了11年。”

那时的耿乐没有安全感,对故乡十分眷恋,到如今,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处理事情,就能让他感到踏实。经历了二十年的艰辛,耿乐还是觉得,所有命运的决定权,其实都在自己手里。

很多人会问耿乐,为什么蓝城兄弟能战胜那么多竞争者。“因为你比别人更能吃苦、更努力或者更有智慧,你才能够坚持下来。没钱的时候,困难的时候,我们都坚持在扛。”他答道。

下班之前,耿乐都要在公司里走上一圈。“我每天都在提醒自己,千万不要忘记20年前自己一个人偷偷猫在小小卧室里,偷偷做淡蓝网的那个时代。那时候只有你一个人,现在,这一层都是我们的员工。”

有句马云的名言,一直被耿乐奉为座右铭:“今天很残酷,明天更残酷,后天很美好。”在他很多次想放弃的时候,就拿这句话鼓励自己:困难是在今天的晚上,我一定要熬过明天的晚上,等到后天的早晨。

“现在,已经到了后天的早晨。”耿乐笑了,“大后天应该是更有挑战性和更美好的,那就得往大后天了。”

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刘佳为化名)

®熊网凡人同志导航™ | 版权所有 | 若非注明 | 均为原创™
㊣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: 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 - 演示站 +复制链接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Blued 耿乐CEO:做同性社交,没有什么不同
上一篇:没有了